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陈啸的往事
    随后,随着陈啸的讲述庞学峰才慢慢的了解到,原来陈啸的家庭条件很一般。

    而且就像大家估计都曾经遇到过的那样儿,也不知道是心思没有花在学习上还是怎么地,反正有的孩子明明很聪明,可就是学习成绩不怎么样。

    而陈啸就恰恰是这一种类型儿的。

    不过好在陈啸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初中快毕业报志愿的那会儿,压根儿的就没有在考高中这条独木桥上费劲,直接的就报考了江林职业技术学校,也就是江林本地人俗称的技校。

    如果按照陈啸原本的是意思,其实是想要学汽车维修的。

    可是由于家里有个亲戚和技校里教数控机床的一个老师交情不错,于是本着有个熟人能照顾照顾自家孩子的考虑,结果陈啸在最后就改学了数控机床。

    不过学过数控机床的都知道,虽然专业是数控的,可是在有的学校里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儿,老师还是会让学生从老式车床开始学起。

    所以要说起来的话,陈啸其实还是一名车工出身。

    而毕业出来辗转几次打工之后,陈啸就进了当时正在招工的山间好泉制水厂。

    正所谓树挪死人挪活,你不是不发光,而只是还没有找到适合你的舞台而已。

    所以也就是从进入制水厂以后开始,陈啸的才华才算是终于彻底的发挥了出来。

    不仅流水线上有关设备操作的活儿一点就透,从来不用师傅教第二遍,哪怕就是干一些单纯的体力活儿也总是能够琢磨出比别人事半功倍的方法。

    而且就连当时的车间主任都感到无比惊讶的是,就在陈啸进厂了能有一年之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儿开始,他竟然能时不时给机修的师傅出出主意了。

    而也正是由于陈啸的聪明灵透,这才让他在当初跟踪任卫松的任务中一跃进入了庞学峰和佟敏亮的视野。

    虽然比庞学峰还小着一岁,不过却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如今制水厂副厂长的位置上。

    不仅职位的提升让人羡慕,收入更是比当初翻了好几番。

    然而现在是风光了,不过陈啸当初刚进厂那会儿家里人可是始终在替他发愁。

    因为工作的问题虽然有着落了,但是在老一辈儿人的眼里,进厂上班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工人的命,如果真的就这么熬一辈子下去的话,最多也就是熬一个高工资而已。

    可陈啸还年轻啊,将来搞对象儿可怎么办,现在的女孩子都是一个赛着一个眼劲儿高呢,能看上陈啸这么一个满身机油味的穷工人?

    所以在找对象这件事儿上,陈啸的母亲那是早几年就开始下功夫了。

    不过凡事都没有绝对,又一次陈啸家的一个老街坊就给陈啸介绍了一个,而这个女孩子就是眼前的小玲。

    说实在的,就以小玲这身材相貌,别说看不上陈啸了,就连陈啸第一次和小玲见过了面儿之后自己都有点儿心虚。

    因为陈啸和庞学峰一样,虽然长的都不丑,都是那种越看越耐看型儿的,不过和时下流行的那种一看就帅的不行酷到劲爆的类型却截然不同。

    然而在第一次相亲结束了之后,丝毫没有敢往后再想的陈啸意外的听到了街坊阿姨带来的口信,人家小玲对你感觉挺不错的,如果你也有意思的话,那么就主动和人联系一下儿,约出来逛个公园看个电影什么的,培养培养感情嘛!

    陈啸一家子当时都乐坏了,不过后来也才知道小玲之所以会看上陈啸,原来是因为刚刚和前一个男朋友谈吹了。

    换一句更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小玲现在刚刚失恋,正是空虚的时候儿。

    然而整天为陈啸的终身大事发愁的陈啸母亲,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却没有半点儿的“君子之风”,而是立马就撺掇起了陈啸,并且告诉陈啸这可是一个和女孩子建立感情的最佳时机,而且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还是那句话,陈啸虽然在学校那会儿学习成绩不咋地,不过本身却并不是一个坏孩子。

    所以在听到了自己老女马的“观点”之后,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抵触的,总觉得这么做有点儿不道德似的。

    然而那个时候儿的陈啸毕竟也已经到了血气方刚的年纪,再加上小玲的漂亮真不是一般女孩子能比的。

    于是在老女马的苦口婆心之下,最后终于听从了老女马的安排。

    而自从两个人开始交往之后,陈啸的母亲更是全力支持,不用他往家里交一分钱工资,而且时不时的还会再支援一点儿。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儿陈啸的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当陈啸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工资几乎都花在了小玲的身上的时候儿,那也不是一笔小数儿。

    估计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让小玲即使在后来心里有了别的想法的时候儿也没有贸然的提出分手。

    然而一个人在感情低谷的时候儿所展现出来的一面,绝对不是原本的自己。

    所以这随着心情的好转慢慢的时间一长,小玲那不仅痴迷于各种名牌化妆品,吃东西不管主餐还是小吃必须得进上档次的店里,而且买衣服从来不买五百块钱以下的等等生活习惯就慢慢的展露了出来。

    而理所应当的,陈啸那点儿工资也就慢慢的开始入不了小玲的法眼了。

    直到有一次,当小玲开口让陈啸去她家里一趟的时候儿,陈啸这才一厢情愿的以为小玲终于正式的接受了自己的感情,到了和自己谈婚论嫁的时候儿了。

    于是陈啸在把自己好好儿的打扮了一番之后,愣是咬了咬牙买了能有小一千块的礼品,这才满心欢喜的去见未来的丈母娘了。

    然而让陈啸心里一沉的是,小玲并不在家里,而迎接陈啸的就只有小玲的母亲一个人。

    手下了礼品之后,刚开始还捏着鼻子和陈啸客套了两句。

    可是还没有多大一会儿,当陈啸礼貌的询问小玲怎么不在家的时候儿,小玲的母亲才终于答非所问的告诉陈啸,以后不要再来找小玲,因为小玲已经和他的前男友重归于好了。

    不要说陈啸,换成任何一个人这种时候儿也绝对都是被人给当头来了一棒子的感觉。

    也先不说陈啸这么长时间以来为小玲花了多少钱,就光说陈啸对小玲付出的感情,单单是一句以后不要再来赵小玲就可以一笔勾销的吗?

    而且直到这个时候儿陈啸终于才算是弄明白,原来小玲一直就是拿他当备胎来使唤呢。

    而今天这一出儿恐怕就是终于开始对自己感到腻烦了,却又不愿意当这个恶人,所以才由她的老妈亲自出面来打发陈啸来了。

    于是愤怒至极的陈啸当即就和小玲的母亲理论了起来。

    不过小玲母亲什么德行先前都已经见识过了,所以这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呢,小玲的母亲仗着自己的“主场优势”,连推带骂的就把陈啸给赶了出来。

    最后还放出狠话来,就陈啸那两千来块钱的工资还不够给她的宝贝女儿每个月买化妆品的零头儿呢。

    再说了,知道小玲的男朋友是干什么的吗,人家的家里可是开着两个厂子,人家那可是正宗的富二代,就算是天天儿睡大觉只想着怎么花钱这一辈子也是不会愁吃愁喝儿的。

    哪儿像你啊,穷酸货一个。

    所以识相的话就有多远滚多远,从今往后不要再来纠缠小玲,否则打断你的狗腿。

    当时那会儿陈啸的肺都快要气火乍了,可当随后把自己给关在家里整整三天之后,陈啸终于想通了。

    自己还年轻,自己没有兄弟姐妹,老爹老娘等将来还得靠自己照顾,所以自己不能因为这次的事情就一蹶不振。

    你们不是嫌弃我没钱嘛,那你们就等着,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的。

    人有时候儿就得这样儿,必须得为自己为家人争一口气。

    果然老天有眼,后来小玲虽然和他那个富二代的男朋友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可是好景不长。

    她的男朋友在一次吸食过“违禁药物”后正在酒店里和十几个男男女女开群“P”大会的时候儿,被接到了举报的警方来了个一锅儿端。

    这就叫典型儿的不作不死,因为以小玲男朋友的身家来说,如果只是群“P”还不算是太大的问题,大不了花点儿钱“疏通疏通”,第二天人就可以该干嘛干嘛了。

    可问题就棘手在,他们吸食的“违禁药物”已经足够把他们轮着个儿的给木仓毙十几回了。

    然而巧就巧在,小玲那天因为丢失了身份证去辖区派出所里补办,一忙就是一下午。

    随后又赶上男朋友找了个借口说那天晚上需要和老爸去应酬几个生意上的朋友,让她别回来了。

    小玲虽然猜到自己的男朋友又要干什么去了,不过看在每月五千块零花钱的份儿上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干脆就在自己家里过-夜了。

    正因为如此,这才巧之又巧的捡回了一条小命。

    不过当自己的金主被判入狱了之后,小玲知道以后自己有没有AT-M了,于是就整天的无精打采。

    可就在这一段儿时间里,山间好泉的强势崛起忽然就成了就连老百姓茶余饭后最热门儿的话题。

    而小玲的母亲在一次和人闲聊的时候儿无意中听说,现如今的山间好泉可不再是从前那么一个勉强能开的出来工资的小作坊了,人家现在的买卖大了,从说车间里挣钱最少的工人一个月也得有个五千块。

    最少的都有五千块钱?

    于是小玲的母亲立马就来了精神,回到家之后就开始托人打听曾经那个被自己给赶出家门的穷光蛋的收入。

    这一打听不要紧,顿时的就手舞足蹈的跟捡着宝乐似的。

    因为陈啸现在不仅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工人,而且居然一跃而成了制水厂的副厂长。

    据打听这人收着说,估计一个月的基本工资都得两万打底儿呢,就这还不算奖金,福利,年底分红什么的。

    而这一个只知道见钱眼开,一个只盯着各种名牌服饰的母女俩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就对人生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于是,这才在陈啸今天请了半天假正准备去医院里看自己小姑的时候儿,忽然就被已经盯了自己好久的母女俩给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