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谷门 > 第360章 神蟒洞
    27岁的刘小曼,自然不是当初的小女孩,何况当初她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

    她和我的故事,倘若正如墨农先生所说的缘分,自然也是孽缘了。

    其实她现在回来,对我来说也算好事,我离婚了,很需要女人。

    我和她,应该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才对。

    但是我想玩她,折磨她。

    我要等她爱上我了,然后我再把她甩掉。

    这就是报复。

    可是刘小曼不是单纯的女人,她会上钩吗?

    “师父,我回来就不走了,私人的事情呢……还是缓一步再说,今天……”

    “今天怎么啦?这么浪漫的气氛……”

    “不,我很害怕秋天,秋天是伤感的季节,特别是深秋。”

    刘小曼蹙着眉头,努力地表现出真实的伤感,然后还配上了当年我的一段诗:“情人的秋天太短太短,牵不住岁月牵得住思念;情人的秋天太浅太浅,碟厚了幽怨叠不起缠绵……”

    “翻来翻去都是你的照片,看来看去都是你的笑脸,千呼万唤,你却不看我一眼;翻来翻去都是你的信笺,看来看去都是你的谎言,褪色的情话,我还觉得甜。”

    念着念着,我的泪水潸然落下。

    我是真的伤感了。

    “但是,你走之后我又写了一首关于秋天的诗。”

    刘小曼立即双手托腮,静静地等着念……

    “回家!”

    我突然闷喝一声,起身走人。

    我不玩了。

    刚走出西典咖啡厅,却见侧面马路边什么时候多了一家古玩店当铺。

    奇怪了,电视台门口开古玩店,这店主的脑子不会是进水了吧。

    虽然电视台也有一些文人雅士,但是大多是匠人而已。再说这古玩店也不见得就真的有什么古玩,要开也只能开在阳明路去啊。

    再看那一片漆黑的门口上闪亮的白色荧光字,不觉一愣:二孃古玩店。

    回到电视台地下停车场,我开车回家。

    家还是在东山租住的房子,二室一厅,八百块钱一个月,倒也清静。

    我突然想起一件很好笑的事情,要是刘小曼真的在这个家里和我做那种事情,王筱雪的魂魄会不会在对面旅馆的那个房间里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

    快十七年了,我又回到当年和王筱雪缠绵了一个月的东山。

    小旅馆还在。

    我租住的房子就在小旅馆的对面。

    我还是忘不了王筱雪。

    刚一进门,闵德晗的电话又来了。

    “慧茅,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去云雾山?”

    我就纳闷了,闵德晗咋就这么心急?

    “是啊,三哥有什么打算?到时候我会请你当向导的,不过没工资啊,哈哈……不过闵总应该也不在乎这点工资的哦。对了三哥,你要不要给我们提供一些赞助呢?”

    闵德晗不耐烦地说:“不要鬼扯了,我说认真的,你要去的话,我建议你先去探个路,免得你带人进去了惹出麻烦。”

    闵德晗这么一说,还真的提醒了我。

    按照我的策划,大冒险节目的摄制,最关键的一个角色就是活动竞技者,需要在社会上招募一些参与者。明星我们请不起,但是也要找一些颜值较高、喜欢惊险刺激、喜欢疯闹而且又有素养的男女大学生,这样做出来的节目才有收视率。

    但是不事先探路就钻进某个山洞去,的确就是真的“大冒险”了。

    要是某个参与者受伤,甚至像赵哥和尹师傅、以及闵德晗的两个伙伴那样……我不敢想象。

    栏目是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的。

    “对啊,三哥的这个建议太重要了!这样吧,我落实好前期的工作之后,一定先进去探探路。三哥,到时你和我一期去,就去你说的石头寨的那个什么洞?”

    “神蟒洞。”

    “什么?”

    我一听这个名字就吓住了。

    闵德晗却淡定地说:“你鬼吼辣叫的搞哪样?我听说那个洞你在二十年前就去过的嘛,就在我们老家火焰山的那边,进去三十里就是……”

    “啊?三哥你说的是那个天坑吗?”

    我突然想起了老家的乌驹,当年带着我从云雾山里的王庄,穿越上百里洞府,然后从天坑里跳出来的那匹黑马。

    “该死!”

    我恨恨地骂了自己一句。

    “不要乱说话,还没有进去就乱说,不吉利。”

    闵德晗误会了我的意思。

    “哦哦,三哥,是不是那个天坑。”

    隔着电话我都感受到闵德晗揶揄的笑意:“哟呵,这个传说还是真的啊,慧茅,你真的去过神蟒洞?”

    “我不知道什么神蟒洞,只知道那是一个天坑。其实也不算是真的去过,我是骑着乌驹经过的。”

    “你说的是那匹你大哥养着的黑马?早死了。”

    闵德晗慢悠悠地说:“据说就是死在神蟒洞里的。”

    我的泪水突然喷涌而出:“三哥你是听谁说的,那可是一匹神马啊……”

    “卵的神马,疯马差不多,我还不是三月份回老家上坟挂纸的时候听你大哥说的。你大哥像摆神话一样,说是你离开老家五年之后,那匹马就跑不动了,突然有一天没深更半夜的,突然鬼吼辣叫的跑了出去,吓得满寨子的人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全都跟着出门来看热闹,结果那老马儿居然能跑了,直接就跑进了云雾山。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跟着你大哥一起去追马儿,后来跑了三十里,那马儿就跳进了神蟒洞。据说,是里面的神蟒想吃活物了,排除鬼怪来把那马儿带进了天坑里去了……”

    我早已泪水涟涟。

    我这十多年来近乎失忆,或许我真的穿越到了汉朝,早就不问这个世界的世事了,乌驹自然不在我的脑海里。

    不料这个时候听到关于它的,竟然是如此悲壮的一个噩耗。

    乌驹不是疯马,它真的是神马。

    它跳进天坑,肯定也是有着某种使命的。

    这个神蟒洞,我一定要进去看看。

    我抽了抽鼻子,说:“三哥,你们当初是怎么进去的,我的印象中,那个天坑可是垂直的啊!”

    闵德晗却卖起了关子:“哎呀,天坑肯定是垂直的嘛,但是你干嘛要从天坑下去呢?我现在说的是神蟒洞不是天坑,只有疯马儿才会从天坑下去。”

    “什么意思?等于是说……还有其它通道进去?”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石头寨啊。”

    石头寨,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地方,当年我和肥坨从桃子坝的穿山洞钻进云雾山之后,的确是去过一个叫做石头寨的地方,还遇上了邬琊子和邬璇儿祖孙俩。

    不过那场景就跟做梦一般。

    再说,我们当初从石头寨清醒过来之后,身处的地方离老家却有着一百多里路程,后来我还去了王庄。

    那边可是我老家的西边。

    闵德晗说的神蟒洞、石头寨、怎么就在火焰山旁边呢?

    火焰山,在我老家的南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