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三三零章:河流之神(二合一)
    陈守义早已站起身来:“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

    被陈守义的镇定影响,女武者心中焦虑稍退,咽了下口水,快速道:“我们发现了一个蛮人部落,本来想靠近侦查,结果不小心惊动了蛮人……他们让我回来向你报信,您快救救他们吧。”

    武者的身体素质也就堪比最普通的蛮人,虽然短时间内爆发力更强,但耐力有限,无法长途奔袭,一旦被发现,就很难逃离。

    “那部落有多大?”陈守义问道。

    “我没怎么看清!但很大,估计人数都有数千!”面对一个武师,她不敢有丝毫隐瞒,老老实实道。

    他心中一惊,这部落可不小,比他以往见过的都要大的多。

    虽然他早就清楚这附近应该有个蛮人部落,没想到竟有这么大。

    “有没有看到什么图腾兽?”陈守义连忙问道,一般蛮人部落都会选择供养强大的生物,来换取部落的安全。

    “我没看到!”女武者说道,面色焦急。

    陈守义闻言眉头微皱,没有比有危险更大,后者最多也就是一些强大的神性生物,比如说上次收回核弹时碰到的那头如山岳般的巨人,以他如今的实力,使用变身的话,勉强也已经能对付,最不济也能逃得掉,但前者却很可能是蛮神的人间国度。

    许是感觉陈守义有些犹豫。

    女武者咬了咬牙,脸色羞红道:“总……总顾问,只要你答应,你要对我做什么都愿意!”

    做什么都可以?

    陈守义闻言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感觉心中一阵燥热,她面容白皙姣好,衣服破烂,春光若隐若现,特别是裤腿的部位,几乎已经撕烂,散发着强烈诱惑。

    不过还是算了。

    要不要负责?

    万一被这个大龄女青年缠上了怎么办?

    他是最怕麻烦的人。

    如果纯粹为了欲望,还不如去记忆空间,简单省事,不会留下丝毫痕迹和后遗症,甚至都不会让你发现。

    唯一的问题,就是需要消耗大量能量点。

    虽然他还是处男,但想来怎么也不是几分钟能解决的。

    起码也需要几个小时,电影里普通人都动则一两个小时,他这么强的体力,肯定更厉害了。

    就算最低两个小时,以每分钟0.01点,那就需要1.2点,消耗实在太多了。

    如果四个小时的话,都快2.5点。

    六个小时的话,都要3.6点。

    消耗实在太多了。

    如果不消耗就好了,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他连忙把飘飞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定了定心神,一本正经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随即继续问道:

    “那边距离这边有多远?”

    “我不知道,我跑了十几分钟!”女武者连忙道,心中也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

    陈守义心中暗道,估计也就几公里远。

    “等我一下。”

    他说了一声,就快步往山洞走去。

    这么近的距离,无论救不救,他都必须得过去看看,万一真是真神的人间国度,这里就绝不能再来了。

    他走进山洞,把藏在他胸口的贝壳女掏出来。

    交代了一番自己要出去一趟后,就走出山洞,然后用巨石把洞口封住。

    他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黑暗的小缝里,一双豆大的眼睛正紧紧的看着他。

    他看的又心疼又好笑,毅然转身。

    接下来,他从背包里把里面的箭矢掏出,装了三个箭袋背在身后,又拿起战弓和剑,准备就绪后,走到女武者面前:

    “前面带路!”

    “好!”女武者虽然对陈守义的行为一头雾水,但根本没敢多问,说着了一句,立刻蒙头向前奔跑。

    才跑了几步,陈守义就眉头微皱,速度实在太慢了,比常人奔跑都快不了多少,简直让他无法忍受。

    “抓住我的手,你指方向。”他一个迈步赶上前,说道。

    女武者才刚握住他的手,她手臂就被一股巨力猛地一拉,双脚都带的离地飞了起来。

    四周的景物呼呼的退去,狂风呼啸着吹来,无数的树枝,如鞭子一般,狠狠抽向她的身体,打出道道血痕,她只能用手勉强挡住脸蛋,至于其他,她也只能咬牙硬撑。

    很快对方似乎意识到了问题,开始有意避开低垂的树枝和路边的荆棘灌木。

    然而这根本没有让她更好受,对方往往一跃就跳起四五米高,八九米远,如过山车一样的剧烈颠簸,让她胃部翻涌,差点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胳膊都快被扯的脱臼。

    “指路!”陈守义说道,这里到处都是野兽经过的兽道,一个不注意很容易混淆。

    “哦哦!”女武者回过神来,强忍着胃部喷涌之意,分辨了一会前方,连忙道:“就是这条路,我们在树干上做了标记的。”

    “是十字箭头吗?”陈守义也看到了,说道。

    “是的!”

    不虞迷路后,陈守义速度再次加速。

    对他而言,在三倍重力的异世界比在地球更快。

    以他相当于常人二十倍的敏捷,只要愿意,他甚至可以每秒迈出四五十步。

    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在地球上的平地上,哪怕他每迈出一步,重心放的极低,脚抬起的高度微乎其微,每秒也最多只能迈个十步不到。

    这已经是极限。

    因为从一步迈出,到脚落地需要时间。

    这不是他能决定的,而是由重力决定。

    而在三倍重力下异世界,他每秒却能迈出17.3步,虽然每一步的距离变短了,但频率却足以弥补一切,速度不仅比地球更快,也更加灵活。

    短短数分钟时间,陈守义就翻过一座山头。

    他迅速停了下来,伏地身体。

    前面数公里外是一片大河谷,宽阔的河流边上,一片连绵的蛮人部落就坐落在此处。

    这是一个发展兴旺的部落,已经发展出相当的文明,中央那一片高低错落的石头建筑,已经形成了一个城镇雏形。河岸边还能看到不少蛮人洒下渔网在进行捕鱼。

    要说这样的部落背后没有站着神明,他一万个不信。

    甚至在更远处,还有其他类似的部落。

    这群武者,可真够大胆的。

    竟敢靠近这样的蛮人部落,就连他面对这样的部落也要犹豫一下。

    女武者一停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迅速的跑到一边,开始撕心裂肺的呕吐,连胆汁都快吐了出来。

    陈守义扫了一圈根本没看到几个武者的身影,等对方缓过来问道:“他们在哪里?”

    “就在前面,绕过那边一处大石头。”女武者虚弱的说道,脸色苍白。

    “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陈守义态度冷淡的说道。

    带着她只是累赘,不会带来丝毫帮助,说着也没待她同意,便弓着身体如灵猫般,落地无声,迅速的朝前面蹿去。

    前面那块巨岩与其说是巨岩,还不如说是小山。

    它高足有三四十米,宽一百多米,犹如一个牛角一样突兀的屹立在荒原上。

    陈守义一路潜行,速度却比武者奔跑时更快,数十秒后,他便已经小心翼翼的绕过巨岩。

    这里地势极高,一览无余,离部落已经很近,最近的几个蛮人都已经在两百米开外,然而除了前面不远处有一大片新鲜血迹以及大量凌乱脚印外,他根本没看到那四个武者的身影。

    “从地面一连串鞋印和留下的血迹来看,这几人曾试图逃离,但仅仅才跑了一百多米远,就彻底结束了,显然不是被击杀,就是被俘虏了。”

    陈守义心中沉吟,随即看向前面三个蛮人。

    这三人手持长矛,不时的说说笑笑,一脸的百无聊赖,偶尔才朝四周打量一眼。

    “显然刚才人类的武者的发现,让部落加强了警卫。”陈守义心中暗道。

    他伏地身体,静静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树木低矮稀疏,多是杂草和灌木,很难隐藏,不过以这些蛮人懒散的纪律,倒是不用怎么担心。

    一阵寒风吹过,草丛发出簌簌的声音,他立刻借着草丛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朝前面矮树疾奔,一个呼吸间,就已经越过数十米远,在蛮人目光扫来前,迅速躲到一颗矮树背后。

    等了一会,他再次前行。

    ……

    十几秒后,他距离蛮人已经只有三十米远。

    “那些异族皮肤好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个蛮人说道。

    “可能是从大山东面来的,他们的武器真厉害,杀了我们十几个族人,连古力大人都受伤了。”

    “古力大人那是没注意,不然以古力大人的实力,根本不会受伤。”另一蛮人反驳道。

    “我刚才的意思就是古力大人没注意。”

    “你没说!”

    “我说了!”

    这在两个蛮人争执中,一个身影如鬼魅般,飘然而至。

    其中一个蛮人恰好见到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张口便欲大喊,然而还未喊出声,一道剑光就如毒蛇般倏忽而至,从下巴刺入,直接穿透颅顶。

    陈守义瞬间抽出剑,轻抖剑身,又一剑把边上的蛮人一剑枭首。

    最后一个蛮人终于反应过来,脸色急变。

    但已经为时已晚,一只手瞬间抓住他的喉咙,按倒在草丛,让他的惊呼咽了下去。

    直到此时,两具尸体才先后倒在地上。

    “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不然死。”陈守义一手掐喉,一手剑尖对准对方额头,一脸冷酷的说道。

    这蛮人吓得脸色蜡白,眼泪鼻涕直流,身体如糠筛般抖个不停。

    恐吓的效果不错。

    他缓缓松开手。

    “伟大的河流之神在上,你不能杀我,呜呜呜,你不能杀我。”

    陈守义看着对方有吓得精神崩溃的趋势,心中稍稍一松,还以为每一个异世界的蛮人都坚贞不屈呢!

    “河流之神在哪里?”

    “当……当然是在神国!”蛮人结结巴巴道。

    陈守义心中一沉,虽然早有预料,但真正确认,还是让他心中仿佛压着一块巨石,有些喘不过气来。

    入侵地球的蛮神和在异世界主场的蛮神,完全是两个概念。

    前者只是一个拥有一定超凡能力的强大生物。

    后者才能称之为神明。

    许是感觉到陈守义的忌惮,蛮人勇气又回来了,趾高气昂道:“异族,你最好放了我,不然伟大的河流之神会降下神罚的。”

    蛮神又不是蛮人的保姆,死上几个蛮人,蛮神根本不会关注。

    他脸色一冷,剑微微一送,锋利剑尖就刺破皮肤,刺进头骨。

    蛮人感觉插在额头上的冰冷剑尖,吓得喉咙咔咔作响:“呜呜呜,别……别杀我,我什么都说。”

    “我的几个同伴呢?”陈守义冷冷的问道。

    “被……被抓起来!”

    看来还有幸存者,陈守义暗道。

    想想也是,部落发现异族,只要当权者没有丧失理智,肯定不是全部杀死,必然要打探情报,只要几个武者聪明,可以说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被处死。

    他看了看西斜的太阳。

    时间已经快接近傍晚,再过四五个小时,这里的黑夜就将降临。

    也不急于一时。

    他心中微微沉吟,一剑刺入对方的头颅,他身体不停痉挛,口鼻流血。

    陈守义看也不看,拔出剑,插入剑鞘,迅速回到原地。

    女武者欲言又止:“总顾问……”

    “你的几个同伴被蛮人抓走了,我晚上再行动,我们先返回。”陈守义说道。

    女武者不敢多言。

    回程时,自是无需赶路,十几分钟后,两人回到萤石洞外:

    “你可以回去了!”陈守义冷淡的说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陈守义打断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留在这里没有丝毫帮助,只会拖累我,难道还要让我照顾你。”

    他能理解她的心情,几个同伴把唯一生存的希望,交给了她,无论是出于基本的道义还是彼此情谊,她都不好弃之不顾。报信求救后,便当做没事人一样,独自离开。

    不过理解归理解,他可不想一个累赘留在这里。

    这次营救,非常危险,随时都可能有意外发生,若是惊动了蛮神,他也只能夺命逃亡,到时候可顾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