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791章 幽幽食发鬼
“青冥不见魂归处,夜夜轮回谓黄泉。”

    “鱼灯引魂开地府,夜夜晶光射幽户。”

    “七魄有缘归地府。三魂无分上天。”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也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

    地府阴司建筑,在许多比较显眼的位置,都悬有匾额,凿刻鬼文。

    冥灯烁烁,光景幽谧。

    每一个字都显得触目血腥,一般的鬼魂,只要看到一眼,估计刹那间惊恐不安,陷入战战栗栗的恐惧,这些都出自崔府君等人的手臂。

    而我,一直以来,在建造这座地府时,似乎只是在大局出力。

    精雕细琢处,并未有参与。

    走了不少地方,没有看到几个阴兵,轮回未开启,诸多鬼魂未拘禁而来,本来就没几个阴兵、鬼将,现在,都在聚鬼地那片区域训练。

    冥府中央建筑群,其实囊括很多不同用处的鬼楼阴宇,正在走着,听到一阵“叮叮当当”凿墙穿木的声响,沿着一个黑幽门户走了进去。

    一个很大的庭院,光线阴暗,地面上陈列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器物,靠最近的是铜柱、铁床,皆是散着凶煞气息的鬼刑之物,几十个影子正在忙碌着。

    人间棺材匠。

    阴鬼匠。

    共同合作。

    我走进来后,正在搬运的一个小鬼抬起头,然后吓了我一跳,它的脸颊上都是死疤,一道一道的,把脸都划烂了,虽然这些疤都已经褪去,只剩下明晃晃的白肉和凸起,可是看起来依旧很吓人。

    生前,可能是遭到虐待而死,死后才有这种惨状。

    八层地狱分别是拔舌地狱,剪刀地狱,铁树地狱,孽镜地狱,蒸笼地狱,铜柱地狱,刀山地狱,冰山地狱,油锅地狱,牛坑地狱,石压地狱,舂臼地狱,血池地狱,枉死地狱,磔刑地狱,火山地狱,石磨地狱,刀锯地狱。

    每一层都需要许多器物加持。

    忙忙碌碌的人,鬼工匠,一个个面无表情,直接将我无视了,了无兴趣,我转身走出去,沿着一道暗红墙壁走着,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师父!”

    连忙走入旁边一栋楼宇内。

    这里,正在制作一些鬼穿的衣服,鬼差服,阴兵服,文官服等等。

    没想到在这挑大梁的,居然是扎纸匠出身的师父。

    师徒见面。

    原本应该是温馨欢喜的场面,没想到,当我走近后,师父立即变了个表情,怒目圆睁,手里晃动一根阴柳条,对我就是一阵训斥,主要的意思,是说我不务正业,在建造地狱的关键时刻,还去外边浪荡。

    随后,我们师徒两畅饮了一顿。

    崔府君招募的好些个鬼厨,厨艺差了很多,最起码,比阴阳客栈差两个层次,做出的一个个阴餐菜肴,完全没有色香味的菜品。

    随后,我又来到“锻造鬼兵”的地方。

    没想到,是老鬼和张大神在这里主持,一见面,我就说道,“老鬼,阴宇宙土地发生了剧变,原先雄踞一块块地盘的掌权者,都已跌落神坛,现在的阴宇宙,被一尊尊古诸侯王统御,甚至,还有阴天子坐镇,据我得到的消息,白女无常生死不明,恐怕你的肉身,也遭到焚毁了。”

    阴宇宙。

    死物繁衍生息的特殊世界。

    活人的躯体。

    很容易被煞气侵蚀从而腐烂。

    老鬼并不沮丧,回道,“当时,从那鬼地方回家,我就料想这种最坏结局了。”

    我道,“老鬼,人如其名,你现在算是名副其实了。”

    老鬼道,“白女无常还在那,老林,那可是你的正房老婆,你该不会袖手旁边吧?”

    我道,“再等等吧!”

    按照古天子黎的说法,近一段千年岁月,希望我留在阳宇宙地球,暂时,不与阴宇宙的强大死物纠缠,我的打算,一旦晋升到古诸侯王的道行,立即杀入阴宇宙土地。

    老鬼又道,“老林,戈坟和老九他们,带着一群特殊本事坟头师,正在一块新开辟的《地府葬地》那边忙碌着,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无语道,“这才刚开始,就急着要竖鬼坟了?”

    老鬼道,“是崔府君的意思。”

    我道,“稍后再说吧!”

    离开这里,没有去鬼坟地,而是想去新开拓的鬼刑地狱看一看。

    生死簿。

    当时交给了崔府君,依靠生死簿,可以凝练出一个个特殊的封闭阴冥空间。

    “哗啦啦!”

    猩红色泽的忘川河旁,幽幽暗暗间,血水澎湃的岸上,有人在这里布置一些特殊界限石碑,定眼一看,领头的正是捞尸人吴大同,一辈子与江河流水为伍的中年人,跟在他身后的十多个鬼影,虽是鬼躯,但是却萦绕着极为浓烈的尸煞气息,估计身前也都是捞尸人。

    没有过多逗留,简单几句我便离开了。

    “哐!”

    正在走着,才来到地狱入口,幽冥光烁烁间,深处突然激起一阵恐怖大音,冥冥中,好像一辆恶魔战场在征伐,在冲锋,在杀戮的景象。

    隐约间,能听到一些亡灵绝望哀嚎声。

    “地府变数?”

    “又出现了?”

    “第三层!”

    ……

    地狱第三层是铁树地狱,按照鬼神古籍中的记载,凡在世时离间骨肉,挑唆父子,兄弟,姐妹夫妻不和之人,死后入铁树地狱。树上皆利刃,自来人后背皮下挑入,吊于铁树之上。

    进来后。

    死气沉沉中,的确看到不少株高大铁树,每一株近两丈高,树杈如钢铁浇筑而成,奇形怪状,往外延伸,宛如一截截扭曲在空中的鬼手臂,一眼看去,极为阴森骇然的光景,最中心处,那里更是有一株不下七丈的巨大铁树。

    雷鸣轰动。

    鬼火冲天。

    过去一看,与崔府君、牛鬼疸、娑罗蛇恶斗的,是一个长发乱舞的怪女人,她长得不算高,但是身后随风拧动的黑发,蔟簇横乱。

    怪女人的五官很不协调,一张森森口嘴,几乎占据半张脸。

    每次开合时,都会发出一些“嘿嘿”凄厉音符。

    观察数秒,我皱了皱眉头自语道,“食发鬼?鬼刑地狱里,怎么跑进来这种生命体?”

    “噗!”

    “嘭!”

    ……

    七丈铁树疯狂摆动时,天上地下,满是一阵阵刺骨猩风,崔府君等被扫下地面,食发女鬼飘回铁树顶端,抚摸着自己的秀发,带着自恋念道,“啊……为什么我幽幽这么美?……这世上没有任何语言……能描绘我的美……美……太美了……美得不能再美了……我简直就是时间一切美的化身……我绝不容许任何人玷污我的美丽!!!”

    呃!

    我们底下的人,皆露出一个个鄙夷表情。

    见此,食发女鬼自己嗤嗤一笑,又口吐鬼话,“嗯……你们怎么了?”

    身强体壮的牛鬼疸,起身后,暴躁如雷的愤恨表情,恶狠狠咆哮着,“可恶啊……你胆敢吞食我十几个得力手下……此仇不共戴天!”

    食发女鬼不以为意,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那一头《秀发》上,“哈……你说我吞食了你的朋友……你在说什么呢……真是的……为了维持我的美貌……我难道不能吞食比我丑的东西吗……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所有人无言以对。

    这绝对是一个被自恋狂毒害的女鬼。

    更让人无语的是,这鬼东西还不依不饶了,婀娜扭动,想要展现自己的仙姿佚貌,同时自吹自擂发出缥缈音符;

    “你们看,我这份由内而外的美丽!”

    “特别是这头发……比丝绸还要柔顺……比陶瓷还要光滑!乌黑得就像一碰都会染上墨一样!”

    “啊……就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沉醉在自己的美貌里……真的是太美了。”

    …………

    牛鬼疸做出一个干呕动作,深深鄙视目光道,“恶心丑女!”

    “啊……恶心……你说我?”站在高处幽暗中,阴风呼号,食发女鬼眉宇一横,不协调的鬼怪脸庞,瞬间迸射出一道道可怕杀念,“真正恶心的是像你们这样的家伙啊……嘻嘻嘻……吞食得越多……我的头发就会越来越美、越来越长……来吧……你们也成为我美貌的一部分吧……你们本来不值一提……而我却给了你们升华我这份美貌的机会……带着感动给我消失吧!”

    我一直没有出手。

    因为我看不出这食发鬼的来历。

    感觉告诉我,即便上去催发一种种法术镇压,也很难真正杀死她。

    我开口道,“崔府君,她怎么跑进来的?”

    “从这七丈铁树内钻出来!”崔府君继续说道,“林大人……你及时回归再好不过……这食发鬼道行高深……需要你出手镇压!”

    当时离开秦岭大山。

    我依稀记得,那时候只是幸运挖到一株铁树,带回来后,交给娑罗蛇培育。

    难道就是这一株?

    我道,“崔府君,这个叫《幽幽》的食发鬼,究竟有什么来历?”

    崔府君摇头,说道,“这是洛山神带回来的……听她说……是在十万大山遇到的铁树……没想到……内部居然住着一头食发鬼!”

    “呜呜呜……”

    天地光景惨淡,一簇簇形如黑色闪电的长发,遮蔽高空,朝着底下一一穿梭而下。

    我的动作更快,后发先至,透着刺眼惨白光芒的清明鬼尺脱离手心而去,迎空斩杀。

    “噗噗噗……”

    一截截跳动死亡符号的长发,快速寸裂,心爱之物被毁,食发女鬼彻底怒了,满头近乎十多米长的头发,根根竖起,刺破暗淡云霄。

    “定魂咒!”

    一个铿锵音符自我口中喊出,头顶上的幽暗虚空一凝,欲要搅动腥风血雨的食发女鬼,当即无法动弹,没能施出下一个杀招,正当我以为落幕时,情况突变,食发女鬼爆碎在低空上,不是遭到清明鬼尺肃杀,而是她自己作祟。

    却并没有彻底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