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家中宝 > 第七百二十七章 老调重弹
    就听朱大娘哭嚎着说道:“你个没良心的,你怎么才回来呀,隔壁小妖精可是欺负死我了。她就没把你这个男人给放在眼里。没把你当男人呀。”

    田嘉志就觉得胸口都飘忽了,他想多了呀。盯着朱大娘,那神情真的是没法形容了。

    朱大娘可不这么觉得:“那就是个丧门星的,见天往家里带人胡吃海塞的,败家玩意。你这日子早晚让她给败光了。”

    跟着一串田嘉志早已经要快忘记的国骂。

    朱铁柱被婆娘都给嚎愣了,不过听着听着,觉得婆娘说的也没错,本来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朱铁柱的沉默等于默认。

    田嘉志:“妈你也别哭了,真要是败光了。那也是人家田家的日子。您忘了你儿子过得也是人家田家的日子。”

    挺平静的语气。

    朱大娘戛然而止:“你怎么那么没出息呢?”

    田嘉志嘴巴发苦:“妈你想让我怎么有出息,把田家的东西都给倒腾到朱家来吗。还是让我离婚,退亲回来给你养老,给朱家光宗耀祖。”

    朱大娘阴沉着脸没吭声,这儿子从小就不跟他一心:“我不管你倒腾不倒腾,你爸年纪大了,干不动了,打水太远了,让你媳妇把水泵按到家里来。”

    田嘉志深吸口气:“我爸年岁大了,干不动了,还在自己打水吗?妈,这事你放心我管。我这就进城找到老大去,没他这样养老人的。”

    朱大娘暴躁了,不淡定了:“我说的是你,你找老大做什么。”

    田嘉志:“我都招出去了,家里这摊子事有心无力,妈你不是忘了吧,当初要是知道老大老大这么不孝顺,我是不愿意招出去的。”

    朱大娘:“别给我说这个,你就说你给不给按,你媳妇连队长家的水泵都给按上了,你亲爸亲妈就在隔壁呢,她怎么就看不见。”

    田嘉志:“妈,田野就是给全村的人都按上水泵,那也是人家跟田野有这份交情,我没有能力给你们按水泵。”

    说的嘎巴干脆。

    田嘉志:“我是个穷当兵的,一个月就那么多的钱,我没这份能力负担这个。”

    朱大娘拍着巴掌哭嚎:“你怎么这么窝囊啊,我白养你这么大。”

    田嘉志:“没白养,你可把我换成了字据呢。”

    朱大娘:“别提字据,那字据不算,三五块钱你也拿得出手,现在酱油都五分钱一斤了。”

    田嘉志心冷呀,通货膨胀,儿子都卖贱了是吧。

    朱铁柱:“老二呀,你也别张口字据,闭口字据的,把爸妈养你的情分都给念叨没了。”

    田嘉志:“可当初不写字据你们不干呀。你们不相信靠着情分,我能给上三节的礼钱呀。”

    什么是打脸,这就是打脸。

    可朱家老两口子已经被这个打习惯了,人家根本就不当回事。

    朱铁柱提起当初有的只是恼羞:“老二,不管怎么说,你是朱家孩子,这事断不了。伤情分的话以后就别提了,这次回来打算住几天呀,哪天过来吃顿饭,我跟你妈怪想你的。”

    田嘉志深吸口气,还有情分可伤吗。在城里时候的轻松心情都没有了,满满的压抑。

    他自认带回来的都是家里要用的好东西,可父母看不到,不知足呀。

    田嘉志:“明天就走。”

    朱大娘:“不行,田野都搬到城里去了,我的三节礼钱怎么办。”

    朱铁柱对于扯后腿的婆娘也是没法了。刚才说的不提伤情分的话。三节那点礼钱惦记着干什么呀。

    朱大娘:“还有水泵,我不管你挣多少钱,孝敬我那是应该的。你没有你媳妇有,你媳妇那山场一年多少钱呢?凭啥她随便败呀。”

    田嘉志:“我没那么大脸,跟媳妇要钱补贴家里。另外,别说我没能力给你们买水泵,有也轮不到我孝顺。你也别跟我闹,整个上岗村就没有不知道我田嘉志是招亲的。朱家孩子的话也别再说了,我连户口本上都改姓了。”

    朱铁柱就知道二儿子回来一次,要折腾一次。

    田嘉志:“别说我不孝顺,我这大包小包的进门,村里人都看着呢。任谁也挑不出来毛病。爸妈你们保重身体,我回城的时候,会去找老大谈谈怎么孝顺长辈的问题的,我虽然招出来了,可家里的事情不会看着不管。爸妈你们放心,老大回头一准把水泵给你们买回来。”说完就走了。

    对朱家大娘有多在乎,田嘉志的反击就有多疼,而且都是往心口上扎的。

    不过今天怎么感觉,他妈对老大也不是那么上心了呢,不然换成往日,田嘉志说要去找朱老大的麻烦,朱大娘早就嗷嗷叫唤着折腾着了。

    田嘉志从朱家出来,感觉天都蓝了。老话都说屁股臭仍不得,呵呵。

    明明血浓于水,可却让亲人用敷衍应付的态度面对,朱家两口子也算是活的最成功的了。

    他还有弟弟妹妹呢,不知道两口子最后能把家折腾什么样。

    田嘉志给朱铁柱拎的东西都是吃的用的,里面的茶叶一罐就老贵了,换成钱,朱大娘能乐开花。

    可田嘉志就是不愿意给钱,就是不愿意让朱大娘乐开花,等朱大娘又开始跟他算钱的时候,田嘉志索性宁愿自己花钱买东西让人当成破玩意,也不愿意说了。以后就这么办。

    这根拧筋都用在朱家身上了。

    阴鸷的脸,到自家门口就缓开了。一院子人除了高敏看田嘉志的眼神是纠结的,余下的人都挺自在的,那就是习以为常了呀。

    高敏感叹,妹夫的性格能够如此阳光,没长歪那真是不容易。

    田嘉志:“叔你们过来了啊。让田野整治一桌子饭菜,晚上咱们热闹热闹。”

    好吧出了门就不受干扰了,这真的是亲生父母吗。谁比谁更凉薄呀。

    高敏有点适应不了。不过帮着田野端菜的时候,好几个荤菜都给放在田嘉志跟前了。

    田丰都侧目好几眼,他媳妇怎么对田嘉志突然好了。

    田嘉志也有点蒙,嫂子什么意思呀。

    让田野说,高敏这算是母性光辉泛滥了。

    田嘉志在村里的为人做派,那是让田丰耳目一新,在省城的时候,田丰就觉得妹夫死不要脸上有点韧劲。

    至于妹夫这个人,只是田野喜欢而已。余下真没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