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书剑盛唐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等级提升
 崔寅当然不会走,李诚现在已经被崔氏确定为首选重要投资对象,死活也要绑在一起。

    “六叔还有事情?”李诚很明确的表达了不耐烦,下一刻就要拿扫帚撵人的那种。崔

    寅对李诚这种反复无常的表情变化已经麻木了,李诚这家伙再也没有以前的真诚了。

    仔细想想,李诚在心态和行为上的变化,崔氏真的有很大的功劳。

    说李诚真诚,是以为这人不太在意虚礼,现在依旧不在意,就是心机变得深沉了。

    以前的李诚也不是说没心机,而是他不会轻易的开口讨教还价。这么说吧,待人以诚。尤其是在利益上,李诚不会特别的计较。娶了崔芊芊之后,李诚给予崔氏的利益超出想象。这

    就是个很愿意对自己认可的人好的人,但是崔氏对此出现了误判。认为李诚是想讨好崔氏,要抱大腿,所以才如此慷慨的付出。这个误判很要命!

    信任这个东西,拥有的时候,你不一定太在意,失去了却会很麻烦。就

    像人在社会上,会接触很多人,会有一些朋友。但是朋友跟朋友不一样,有的朋友就是那种嘴上说的好听,真的等你遇见事情了,躲的远远的,这种朋友带着强烈的目的性。这

    一类朋友其实不能算朋友,他们与你交往的目的,往往很单纯,就是想弄点好处。可能是吃你的,用你的,花你的。也有可能有事求到你帮忙。

    真正的朋友是那种你有事的时候,只要开口不会推脱的。他是真拿你当朋友,这种朋友千万一定要珍惜,因为这个社会上没有人无缘无故的对你好,信任你,认可你,才会帮你。

    所以呢,请一定要珍惜身边这种朋友,因为在你有难处的时候,愿意伸出援手的朋友,实在是太难得,太珍贵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傻子,信任是相互的。崔

    氏就是因为没有珍惜李诚的信任和认可,所以才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至于当初李诚为何信任和认可崔氏呢?不是因为崔氏的名头有多大,而是因为媳妇是崔氏女。

    这么说吧,连媳妇的娘家人都不信任和认可,在这个世界孑然一身的李诚,信任谁去?

    现在的崔寅可谓有苦难言,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挽回之前的那份信任。“

    自成,能否坐下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呢?”崔寅用出最大的诚意,希望好好聊聊。李

    诚一听这话就乐了,笑的很明显,可惜是嘲笑。这就很难交流了!崔

    寅无路可退,因为一旦无法改变李诚的想法,崔氏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不是没考虑过枕头风,或者说崔氏内部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惜,崔芊芊回家一闹,这条路堵死了

    真的逼到李诚休妻,那就无法挽回了。

    “自成,总归是一家人,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多多谅解吧。”崔寅还不放弃。“

    一家人?噗嗤!”李诚脸上的嘲讽更明显了,好像听到一个不错的笑话一般。

    “自成,两家联姻,再怎么撇清,外人都不会认为毫不相干的。”崔寅苦涩愈现。

    “联姻之初,我也确实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结果呢?”李诚冷冷应对。“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崔寅也不掩饰了。没错,最初崔氏之中意见不一致,朝廷里的资源没有用在自成身上,但是自成仔细思量,自身可有求上进的意思?”李

    诚还是一副嘲笑的嘴脸,没有作答。崔寅继续:“自成不求上进,自然怨不得崔氏。这世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崔氏走到今天,退则有倾覆之险。”李

    诚竖起指头摇摆几下,收起笑容,露出一脸的冷峻:“六叔,言不由衷啊!就算六叔不懂,岳丈能不懂么?陛下的心思,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李诚不肯成为众矢之的,有错?”实

    话是最伤人的,崔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李诚在朝廷中的地位,其实崔慎行看的很清楚。李诚要往上走,唯一的途径就是为皇帝卖命。崔氏看的非常明白,也希望李诚这么走。一

    旦李诚走到一个高位,崔氏就可以利用姻亲关系来借力。一个年轻的李诚,在政治上的成熟肯定是不足的。崔慎行有把握让李诚在不知不觉中为崔氏卖命。现

    实是李诚不愿意单纯的做皇帝的爪牙,为此不惜远遁登州,那么问题就来了。李诚的利用价值大大的降低,单纯的体现在经济价值上。要知道这是个官本位的国度。一

    切利益都必须为政治利益让步,政治价值不足的李诚,成为了经济利益被攫取的目标。

    面对油盐不进的李诚,崔寅没好办法,最后只好郁闷的告辞离开。朝廷上的动作,并没有打动李诚,接下来两家的利益捆绑,依旧是前途未卜。

    回到崔家见到崔慎行,崔寅一番说道之后,崔慎行抚须沉吟好一番,突然笑道:“老六,不是你的错,是为兄的错。”崔寅一愣,没弄明白啥意思。“

    派个下人去通报一下,就说下个月大娘子过寿,请芊芊回家一趟。”崔慎行丢出这么一句话,端着茶杯笑眯眯的看着崔寅在那发呆。崔寅还是没想明白,但是他也没问就告辞。李

    诚这边回到后院,崔氏姐妹陪着说话,问起书房的谈话时,李诚没有隐瞒,都说了个明白。姐妹二人顿时一脸的忧虑,别看崔芊芊回家去闹了一场,实际上还是不希望两家断交。人

    与人之间的关系,亲族是最重要的关系。唐朝的时候更是如此,亲族关系决定了很多东西。人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就得抱团。亲族关系有着先天的优势。

    举个例子,湘军为何战斗力强大?曾国藩为何屡败屡战,最后成功。很重要一点就是其军队结构,军中将士都是乡亲,打仗的时候互相遮护是本能。不然回家怎么见乡亲?人

    在社会上混也是这个道理,有难处肯定先想到自己的亲戚。如果李崔断交了,崔氏姐妹今后怕是连门都不敢出了,太丢人了有没有。这不必被休妻强多少。“

    娘子、大姐,多虑了。”李诚笑着安抚了一句,姐妹俩一起看问过来,那意思等下文。李

    诚笑道:“六叔不懂我的意思,不等于岳丈不懂。”这么一说,姐妹俩更糊涂了。

    “是这样的,今非昔比了,经历了高昌一战,李某虽然没能进阶太多,但是明眼人都看的明白,陛下不是有功不赏。陛下欠我的,只能是下一代君王来补偿了。”这解释就简单了。

    姐妹二人倒也不笨,立刻就明白了。崔芊芊顿时惊喜道:“大人亲自与郎君谈么?”李

    诚点点头:“岳丈也就是个正四品,做女婿的不比他差多少,而且前途更甚。不是我一心求稳,不愿意做出头鸟,入相不远也。”看着两个女的露出恍然大悟和崇拜的眼神。

    好爽!

    所以呢,装B这种事情,也要别人能听到懂,看的明白。就像一个初中生,你跟他谈尼采,谈叔本华,谈萨特,那不是对牛弹琴么?李

    诚面对崔寅不肯放实话,就是想把崔慎行给逼出来,借此提高自己的地位。崔

    寅不明白,崔慎行倒是一下就想到了。李诚跟以前不一样了,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都有长足的进步。政治潜力无可限量,这才是最值得投资的地方。

    放下架子,对于崔慎行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崔慎行还是端了一点,就是弄个妻子大寿的噱头来保留一点面子。这点就不如许敬宗和李义府了,换成这俩亲自登门是必须的。崔

    氏就是崔氏,有自己的矜持。姐

    妹二人这才明白李诚的意思,心里还是很担心,万一大人不明白呢?

    李诚洞悉二人之心,笑道:“放心吧,岳丈大人不会不明白的。”“

    不说这些了,好些日子没有一起吃饭了,今天就在这吃了。”崔媛媛赶紧转移话题,难得李诚心平气和的,最近为这个事情担心死了。“

    姊姊说的是,这就让人准备酒菜。”崔芊芊赶紧顺着话来说,李诚喝了酒,晚上就能睡在这里,总不能为了一点意气之争,把人往武氏那边推不是?

    “媛媛就不要喝酒了,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将来这孩子生下来,总归是要认芊芊最大娘的。”李诚其实也有点头疼,崔媛媛现在连个名分都没有,孩子生下来就是个麻烦。

    “郎君要是不介意,姊姊生的孩子,算是嫡出。”崔芊芊提出一个建议,算是试探态度。

    李诚点点头:“好吧,你们姐妹商量着来。总归不好叫媛媛为难。”这事情最难的就是崔媛媛是嫡出的崔氏女,不好给人最妾。只能玩掩耳盗铃的那一套。

    正经的是崔媛媛应该另外改嫁,可是她在郑氏那边灰心了,来到李诚这里就不愿意走了。

    说句不好听的,上哪去找比李诚更优秀的男人呢?三

    人一番吃喝,李诚喝了酒在屋里躺下休息,午后醒来时身边躺着的崔芊芊,衣衫半露,顿时起了兴致,压上去动作。哼

    哼唧唧的才开始,外头帘子挑起来,莺儿进来时嘴上还说话:“小姐,娘家来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