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南少宠妻无度 > 第三十七章 认错方式很诚恳
“去洗澡。”

把苏羽的睡衣丢在了床尾,南黎川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给你十分钟。”

苏羽是清楚南黎川的,他说十分钟就是十分钟,多一秒都不可能,所以她识趣的捡起了睡衣,然后转身进了浴室。

“苏羽,你还有三十秒。”

门外南黎川的声音传了进来,苏羽随意的擦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套上了睡衣就直接走了出来。但是她第一脚跨出去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洗澡的时候只拿了睡衣,竟然忘记把内衣带进去了,所以现在她感觉到了自己下面空空荡荡的。

“过来。”把自己身边位置的被子掀开一个角,南黎川示意苏羽走过来。

把睡衣的下摆拢紧了一些,苏羽夹着腿走的很不自然。挨到床的时候,苏羽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然后把自己的双腿埋进被子里,紧紧的用手压着被子。

“不想解释一下?”

盯着女孩儿一直抵着的头,南黎川压低了自己的身体靠近她,“在想找什么借口吗?为什么不说话?”

随着南黎川的靠近,苏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点,一下子撞到了床头柜的圆角上。

苏羽眨着小鹿斑比般的大眼睛,眼底是惊慌和不安,带着水汪汪的光泽。

苏羽无辜的看着南黎川,然后糯糯的问道,“你……你刚才说的什么?”

南黎川看着女孩儿这幅迷糊又可爱的样子,还有她眼底丝丝的惊慌和不安,都激起了身为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和征服欲。南黎川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燃烧,而且他的某个小兄弟也已经准备好了蓄势待发。

苏羽被南黎川突然的眼神变化给吓到了,她当然知道南黎川有这个眼神的时候是想要干嘛,所以她不动声色的一点一点往后挪,可是背后就是床头,而且她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躲了,况且,她也躲不过。

南黎川伸手探进了苏羽的睡衣,当触碰到她大腿上的肌肤的时候,南黎川邪魅的笑了笑。

“如果你想要用这招表示你错了的话,那么我原谅你了。”

苏羽刚想问你什么意思,就被南黎川直接脱掉了睡衣,压在了床上。

“南……南黎川,我腰疼……腰疼。”

苏羽推着南黎川,然后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压到你伤口了?”马上离开了苏羽的身体,南黎川有些紧张的检查着她的身体。

少女雪白的酮体就在自己眼前,自己身下,自己竟然不能吃到,南黎川有些恼火,但是看苏羽这幅强忍着痛苦的样子,南黎川根本没有办法再做下面的动作。

“你先睡觉,把衣服穿好。”

看着南黎川穿上了自己的睡衣,然后走进了浴室,听见浴室里传出了水流的声音,苏羽才从床上下来,走到衣柜前把自己的小内衣和小裤裤穿上。想着刚才南黎川紧张的神情和不安的眼神,苏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头一暖,回到了床上,替自己盖好了被子,马上就睡着了。

回到房间,看着大床上露出来的一颗小脑袋,看着女孩儿睡得香甜的模样,南黎川只觉得刚才的冷水澡根本没有办法浇熄他心中的那份对女孩儿的渴望。

走到酒柜边,从上面取下来了一瓶红酒,然后走到了阳台上,生怕阳台上的晚风吹进房间冻着了苏羽,南黎川刚出阳台就随手把门给关上了,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在乎身后这个小丫头的感受了。

点燃了一支雪茄,夹在手指之间,南黎川看着阳台上的夜空,嘴唇中间吐出一圈圈的烟圈,然后开始慢慢消散,幻化成一片迷雾。

不知道在外面坐了多久,直到把拿出来的那瓶红酒喝完,南黎川把尚未熄灭的雪茄直接掐灭在了烟灰缸了,站起身走回了房间。

看着床上熟睡着的苏羽,小小的脸蛋泛着婴儿般的光泽,红润的脸颊上细细密密的小绒毛清晰可见,长密的睫毛卷而翘。

南黎川脱了拖鞋,然后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从身侧抱住了苏羽娇小的身体,埋首在她的肩窝里,闭上了眼睛,睡得安心。

大清早,苏羽就被南黎川起床的动静给弄醒了,看着站在床头穿着衣服的南黎川,苏羽突然觉得现在的场景有一种夫妻的感觉。

因为要工作,丈夫不得不起的大早,而妻子则偷懒得赖在床上不肯动身。

夫妻?自己竟然会想到这个词语,苏羽马上闭上了眼睛,把被子拉高盖住了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强迫自己继续睡觉。

穿上外套,南黎川转身看到盖着脑袋的苏羽,走过去替她把被子从脑袋上拿下来,掖到了手臂下面,然后走到了房门走了出去,轻轻关上了房门。

“太子,昨晚被攻入的网络很快就被拦截了,但是查不出id,应该是处理过的。”

在南黎川还没有关上房门的时候,苏羽听到了炎烈对他说的话。房门彻底被关死,苏羽没能再听到他们的对话,但是她知道的是,他们已经离开了,因为不多时,阳台外面就传来了南黎川的车子发动并离开的声音。

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炎烈说的话,到底是什么人会去攻入南黎川的网络呢?难道是有什么不好的企图吗?

脑子里都是炎烈说的那件事情,苏羽没有再躺在床上,而是起来洗漱了一下便下了楼。

毅德还是一丝不苟的装束,站在大厅里指挥着佣人们做工作,听到楼梯上的动静,他马上转身迎了上去,弯腰问好,“小羽小姐,早安,我马上吩咐厨房替您准备早餐。”

“早安毅德管家,那麻烦您了。”

看着毅德离开的背影,苏羽站在大厅中间打量着这个自己已经住了一段时间的房子,想随意的在里面走走,可是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会有佣人用‘小羽小姐’的称呼来和自己问好,苏羽觉得这样太累,便站在了偏厅的窗户前,看着外面的植被。

“小羽小姐,早餐准备好了,您去用餐吧。”

阿兰看到站在偏厅的苏羽,阳光柔和的照在这个女孩儿的身上,让她显得更加的柔美,阿兰看呆了一会儿,马上笑着上前挽住了苏羽的手臂,然后关切的看着她的身体,“小羽小姐,您的身体好多了吧?还会痛吗?”

“当然不会了。”

给了阿兰一个我很好的微笑,苏羽和她一起往餐厅走。

阿兰是个心直口快但是心地善良的女生,所以苏羽打从心底里觉得她是真的关心自己,而不是虚伪的奉承。在这个房子里,阿兰已经成了苏羽最好的朋友。

吃着厨房准备好的丰盛的早餐,苏羽若有所思。

“他没吃早餐就走了吗?”喝着瘦肉粥,苏羽随意问了一句。

“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太子没有用餐。”候在一旁的毅德马上回话,然后还不忘补充一句,“不过小羽小姐可以放心,会有人替太子准备好的。”

听了毅德最后的补充说明,苏羽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一早上都在想着南黎川的事情。

红着脸,苏羽埋首喝着碗里的粥,“谁要管他吃没吃早餐啊?”

毅德和候在一旁的佣人没有说话,都用含笑的眼神看着苏羽。

电脑屏幕上不断跳动着的数据和线条,南黎川双手不断敲击着键盘,屏幕上的数据也在不断的幻化着。

昨晚他就接到了炎烈的电话,他很清楚,这次的黑客并没有想要盗取他们的公司文件或者什么机密,只是单纯的攻破了他们的系统和防护网,外加篡改了一些程序的数据。

“太子,这里有一份指明给您的邮件,请您过目。”把一份邮局信封放在南黎川的桌子上,秘书马上退了出去。

看了一眼信封,南黎川随手把它放在了一边的文件上。继续敲打着键盘,盯着屏幕上的数据。

把篡改过得数据重新修复,又做了一个新的防护网,南黎川才关上了电脑上的编辑程序,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只雪茄,随后点燃。

“太子,楼下有位秦霜小姐说是想要约见您,请问是否接见?”

桌子上的内线电话,传出了秘书小姐公式化的声音,南黎川按下了内线电话,“让她上了。”

电梯门打开,秦霜踩着一双十多公分的高跟鞋走了出来,刚盖住大腿根部的紧身短裙,深v领的设计更是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精致。

看到秦霜,秘书马上站起身迎了上去,“秦霜小姐是吗?太子在里面等您,请随我来。”

替秦霜打开了南黎川办公室的大门,看着她走了进去,秘书小姐才退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情。

也就是她只做事不多言的性格,才让南黎川用了她四年多。

“太子,您怎么都没有联系我,秦霜想您了。”

一进办公室,秦霜就直接把手提包放在了沙发上,整个人挂在了南黎川的身上,余光扫视着他宽大的办公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