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府老宅子。

    伴随着龙卷风的第一次侵袭,老宅子的树木枝子逐渐的开始摇摆,树叶开始逐渐的凌乱掉落,刚刚出现的树上嫩芽随着风摆动,有的已经蜷缩着。

    管家看见太太和伙计们人等都已经平安进来,赶紧关好了大门。

    侧院。

    江程少爷轻轻铺好了床铺,将蓝姑娘扶着过去坐好,他见蓝姑娘一直捂着胳膊,于是努力去掰开她的手,将她袖子卷上去,他不解的看着蓝姑娘的手臂略略发青,他觉得很是奇怪,因为就算用血咒也不至于伤的如此之重。

    他连忙关切的问道:“你当真确定你一点事情都没有吗?你师傅有没有告诉你解除血咒的办法?快点告诉我,不要让我为你担忧。”

    蓝笙故作镇定回答道:“你知道的,我的功夫还是可以的,这一个简单的解除血咒,不必要今天就全部解开吧,你不用在意我,我真的没事。”

    江程少爷认真地看着她说:“如果有事就及时的告诉我,现在我也累了,我扶在桌子上睡一会儿,你躺在这里。”

    蓝笙勉强的笑着说:“去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江程少爷气道:“小傻瓜,你伤得如此重,你还有空关心我吗?照顾好自己。”

    蓝笙咧嘴笑笑,却感觉到头脑略略的发晕,于是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笑道:“那我就先睡了。”

    江程少爷看着她忽然睡着,却略略不安,看着她脸色尚可,于是搬来椅子,坐在床边,盯着,看着,逐渐的乏了,自己也不知不觉的扶在床铺边缘睡着。

    蓝笙却不知不觉的进入了幻境之中,她之前斗玄术猎人动用的这个血咒给她带来了一种负能量,让她暂时不能够清醒。

    此幻境就犹如一个梦境一样,噩梦一般,周围灰暗一片,她看不到自己的手臂,看不到自己的脚,仅仅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着:“有人吗?大家都在吗?”

    江程少爷出现在幻境之中,却痛苦不堪的表情,她连忙过去,却扑了个空,随即江少爷的影子变成了黑衣人,跟她一起搏斗,几个回合打下来,她的力气逐渐的衰弱喊着:“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要害我们?”

    蓝笙在幻境之中,小小的声音有如梦话,江程听到,清醒过来,连忙摸着她的额头,却感觉到她犹如发烧一样:“蓝笙你怎么了?你怎么忽然发烧了?”

    他连忙走到墙角的水盆那边,取了半盆温水,将里面毛巾稍微拧一下,温度还算可以,回到座位,轻轻给她擦拭额头,又不敢用冷水敷怕她受凉。随即焦急的走到门口,拿出来一些钱,对着外面守门的一个伙计说道:“赶紧去请个大夫过来。”

    小伙计却不肯冒这个险,推辞道:“少爷,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只是你看看这外面龙卷风多么的危险,我去了,我怎么回来?医馆的大夫年纪比我还大,他们怎么过来?太太吩咐我在这里守着门,一会风再大,我也得回房了。我也不像少爷你功夫如此高深,要不你还是自己去吧!我可以帮您叫个丫鬟进来代替你陪着蓝姑娘。”

    不远处,陆老板的母亲缓缓走了过来,说道:“想过来看看你们,可是却听见了蓝姑娘病了的消息,让我去看看她。江少爷莫要惊慌,我府上有几位老先生,说不定也可以帮你一个忙。”

    江少爷喜出望外的说道:“如果能治好她,那是最好,太感谢你们了。”

    陆老板的母亲却轻轻笑着说:“只是我从来不轻易的帮助别人,我可能会有条件的。”

    江程少爷着急道:“只要是不违背良知的事情,我能做到的,你的条件随便提。”

    陆老板的母亲却神秘的笑了。

    ……

    宝图有缘人武晨,此刻他的眼前也有棘手的难题。

    他徘徊在这个古代的时间点,不知何时才能返回民国的时间,但是眼前的琉璃仙他不能不管不顾。

    他甚至想把琉璃仙有机会一起带到民国去,但是他现在有点自身难保,因为义母安夫人逼迫着他吃一种药。

    一旁的琉璃仙被变化成的雪白妖狐,在笼子里上窜下跳,十分的焦急,此药她一闻就知道是什么东西,那类似于迷惑药的一种东西,和吃下去能迷惑人的神经,那么武晨就是不愿意冲喜,恐怕也要被那两个丫鬟给冲喜了……

    琉璃仙连忙用自己的一些功力,通过自己的幻术告诉武晨。

    武晨感觉到了,看着妖狐琉璃仙,却为琉璃仙担忧,她多次暗自用她的功力告诉他一些东西,武晨着实怕她受内伤,于是他连忙奔到笼子前,查看琉璃仙的情况,还好,琉璃仙目前精神没有大碍。

    安夫人却走上前来,生气的质问武晨:“怎么?儿子,你大婚之日还要带上这只妖狐一同前去吗?”

    而在吕不韦古代魂魄家的院子里面,他正在忙着吩咐仆人们收拾被草寇打烂破碎的残局,夜里赵姬闲来无事,产生了困境之感,喝了酒,提前睡觉,却鼾声如雷,不知道她怎么了,可能酒醉乏力了……

    吕不韦古代魂魄却对赵姬感觉异样,于是走到外面,看着那寂寞的月亮,他虽宠爱诸多的女子,但是赵姬却可以排在前列,但是他对赵姬还是有提防之意,他又想想,在赵姬酒后面见子楚的那个刹那,他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算之又算,不由自主的诧异道:“这子楚,怎么会有一些贵人,君王之相呢。”

    隐蔽的温泉边。

    蛇精仙七非常之生气,他似乎忍辱藏羞的将它的外皮一次又一次的,炼净一遍遍,因为他之前的蛇皮,他运用自如,可是现在明显的是树皮,有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有一种紧迫感,不舒服,压抑自己的感觉,行动不便……

    这都是武晨造成的,可是他能直接说吗?当然不可以!他怎能暴露自己是蛇精的身份呢?!他也只能把怒气撒火在小师兄们的身上……